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鹤居士_陈玲儿

宸铭国际集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印象海丰|推磨舂碓  

2015-09-26 18:37:22|  分类: 乡土文学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印象海丰|推磨舂碓

 印象海丰|推磨舂碓 - 水西农场 - 慕容俊雄与许秋霞

 

家乡童谣中有“挨砻披脬,刣鸡做粄请阿舅”和“舂白米,做菜包”的句子。“挨砻”指推磨,“舂”指舂碓。这些农耕时代的产物在工业时代已荡然无存,只在怀旧的记录中出现,也在童年的印记里寻找到些许模糊粗浅的影子。

我快满两岁的时候,弟弟出生了,妈妈照顾不过来,就把我送到老家粉围村请伯母临时托管,据说住在腐竹寮的第一个晚上我就给跳蚤咬得浑身红斑。老家粉围是著名的腐竹之乡,俗话说:“事头多过粉围的豆头(豆渣)。”粉围家家有腐竹寮。每个腐竹寮都堆满晒干的白棉草做燃料,每个寮里有几个炉灶放着平底的大铁鼎,角落里都有一座石磨,石磨由上下两块圆的麻石和一个底盘组成,利用物理原理安装了木棍架子,便于推动起来使石磨转动。原生态的黄豆晒干浸泡之后在石磨上磨成豆浆,豆浆浇在烧热了的铁鼎上摊平,烤熟了夹起来成条状对折挂在竹竿上晾干,成型后拿到太阳光下暴晒,就成了腐竹。从那个石磨磨出来的豆浆还可以做成豆腐、豆干、豆花。因为是手工制作,有劳作、有等候、有期盼,所以那些食品十分香甜,十分耐人寻味,令人念念不忘。

碓不是家家都有的,石门陈我舅舅家的后院里就有一副。用粗大树干做的碓身支在木架上,一头有碓头对准石臼,另一头装上踏板。平时表兄弟们把碓当木马玩耍轮流爬上去骑一骑,大人看见了就把我们赶下来。每年春节前,我妈妈托亲戚买些新鲜的粘米和糯米,按预约的时间去借用舅舅的碓,要把新米舂成粘米粉和糯米粉。舂米的时候由两个大人负责踩踏板和用绳子拉起碓头,由一个大人负责舀经浸泡后滤去水分的大米放在石臼上,并随着碓头的一起一落及时用竹刷子将石臼中的大米搅均匀。舂好的米粉还要晾晒并经过筛箩筛过才能使用和储藏。粘米粉和糯米粉在家乡方言中叫“粘粞”和“糯粞”,用来制作过节的糕点。春节时,做寓意甜甜蜜蜜的甜粄,做寓意发财发达的发粄,做寓意轻轻松松的松粄。还要留一些粘粞和糯粞存放在大陶罐里,在五月节做粽子,七月半做重糕粿,冬节做冬节鸽和冬节丸。春节前的忙碌也为一年的节日及早做了安排和准备。

在物质贫乏的年代,推磨和舂碓带给了我们许多快乐和满足。农耕时代的黄豆和大米没有化肥、催熟剂和农药,田里种植的有机作物味道确实不同。三餐不能吃饱的时候,过节能吃上糕点是很向往的幸福时刻。机械化的粉碎技术在加工食品时只是增量,而往往忽略了在质量上保持本来品质。从前要享受一番口福需要辛勤的劳动和艰难的等待。物质丰富的年代,人们的口味多样化,要求越来越高。也许这些就是我们为什么尝不到小时侯的味道,为什么对推磨和舂碓这些逝去的事物总是有无尽回忆的原因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